吵原

卜岳 | 海归男神是我哒(中)

上文:卜岳 | 海归男神是我哒(上)

轻松现实向。讲凡子追爱的故事,洋灵助攻。

预警在下篇。

(时间线完全乱造。

平行世界平行世界,上升蒸煮是卜行的哦。



4.


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岳岳可能是进坤音之后每天训练给训懵了,卜凡耍着小心思冒着粉红泡缠了他接下来两周,他都没发现自己弟弟尾巴翘高了,整天拉着他宣誓地盘呢。


这种圈地具体表现在,“哥哥,今天你给我压腿”,“哥哥,你跟我一块儿分那个西红柿呗”,“洋哥,今天我叫你起床”,“小弟,你别老抢岳哥肉吃。”


木子洋敏锐地发现卜凡唠叨的次数明显增多了,而且rap也开始听英文的,每天晚饭之后借学六级的名义挤在老岳身边跟小弟抢占英语教学时间。灵超皱着小脸跑去跟木子洋诉苦,社会你洋哥当然挺身而出挽救小弟于水火之中。

他从客厅把凡子拖到卧室,门一关:“凡子。”

卜凡双手抱头蹲下:“洋哥我错了。”

木子洋坐床边儿翘着二郎腿:“错哪了?”

卜凡使劲想:“……昨天骗了小弟两块钱给老岳买雪糕。”

木子洋:“????等会儿,这个回头再跟你算账,再想想。”

卜凡:“…前天早上臭醒你的是我的袜子,我撒谎说是你自己的。”

木子洋举拖鞋:“我靠……不是,不是这个,深刻一点儿!”

卜凡皱眉:“……”

 

眼见着秒针都走一轮了,卜凡才抬头,像鼓了很久勇气一样,突然理直气壮硬刚:“洋哥,你是不喜欢我岳哥。”

木子洋:“????”

卜凡:“咱们就摊开了说吧,洋哥,我跟你公平竞争。”

木子洋一拖鞋拍他后脑勺:“你是不是傻啊?你还是瞎??你哪只眼看见我那什么老岳?你哪只眼、哪只眼、你给我过来,你别躲,别跑!嘿你还敢上床了,我…老岳!!!!老岳卜凡穿鞋踩你床单儿老岳!!!!”

 

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左手一个小弟右手一个鸡毛掸子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见木子洋举着个拖鞋往窗户的方向扔,他没来得及拦,那只十块钱两双限量版小卖部特供洗澡拖鞋就划着抛物线,完美地飞出去了。

躲在晾衣架后面蜷成一团的凡子眯着眼偷笑。

沉着冷静的老岳把鸡毛掸子一挥:“来吧,谁给说说?”

木子洋朝卜凡使眼色,口型:喜欢老岳?

卜凡立马挺身而出,在一众衣架里拍着胸脯:“我的错,哥哥,都是我错,我破坏队内团结,洋哥是受害者,你打我,来,打我!”

岳岳:“手伸过来。打十下打完你捡拖鞋去听见没有?”

木子洋轻咳一声,凡子忙不迭点头。

队长又问,“到底什么事儿啊?”

被揪着领子拎过来的灵超不明所以,无辜地加一句,“洋哥不是说凡哥踩你床单嘛。”


小弟,凡哥对你不好吗????


卜凡一时都不知道小弟这是救他还是害他,总之最后来自队长爱的惩罚都得受着对不对,即使半夜罚做俯卧撑、出门给洋哥捡拖鞋、承诺这星期四个人衣服床单他洗、早餐他请、体能课于哥的怒火他背锅。

鸡飞狗跳终于安宁下来,岳岳监督小弟洗漱去了,凡子耷拉着脸自己坐门边发呆,木子洋叼着牙刷,从他旁边坐下来。

“我觉着老岳也喜欢你。”他和卜凡肩碰肩,“真的,凡子。你试一下。”

卜凡猛地转过头,泪眼汪汪,“哥,”他说:“你知道爱一个人爱到睡不着觉那种感觉不。”

木子洋也感性,眼眶湿润:“我知道。”

卜凡:“哎你你你?”

木子洋:“傻逼吗你!!不是老岳!!!!!”

 

 

5.


暗恋的小日常没多久,公司就有个好消息,说出钱带他们去韩国做造型,拍大片,准备准备发歌了。

明天就走,今天下午放假,自由活动。这个消息比去韩国好多了,练习室此起彼伏的“于哥我爱你!!秦姐我爱你!!”腿上捆着沙袋的四个人瞬间都成了小孩儿,一块抱着喊着“yeah”往高里跳,于帅在旁边坐着,心想不是都给累傻了吧?

 

自由活动也是在公司消磨时间。卜凡去厨房偷酸奶,老岳洗澡去了。休息室有两个打成一团的猫科同类在抢一件外套,灵超抱着上半段,木子洋拖着边角,就看着他小弟笑,半逗不逗地也不使劲儿。

卜凡吸着酸奶“哎哟哟”路过:“这不那个迪奥吗洋哥。你那年走开场顺回来那件。”

“谁顺的?”木子洋抄起沙发抱枕就往凡子那儿扔,“品牌送的,送的知不知道!”

搓着袖子玩的弟弟对蓝血还没概念,不过知道这个肯定贵,要赶紧松手:“哦——这就是迪奥。”

木子洋不乐意了,把袖子往灵超手里一塞:“没事儿,弟弟,迪奥不叫事儿,来,你继续抢。”

弟弟抿着嘴摆手往后缩。

“嗐,我教你,小弟,衣服呢不能按高低贵贱分,你这个人值多少衣服就值多少。你要不要,你不拿走我可扔了啊?”木子洋看着他眼色,接着就要下手。

“别别别别!”弟弟又扑上来,整个上半身埋在木子洋大腿上,奶凶奶凶:“你刚才说送我哒———”

木子洋笑得嘴都咧耳朵根儿了:“对对对,我送的我送的,诶,看我们弟弟。”

 

卜凡摇着头看沙发上打闹成一团的两位,又瞥一眼茶色玻璃隔开的远处,浴室擦着头发出来,往乐器室走的背影,又不知道该说啥,噘着嘴有点儿落寞。

他是挺羡慕洋哥跟小弟有那么自然亲密的身体接触的。其实也不是因为老岳对他有抗拒,实话说,老岳对谁的身体接触都没什么抗拒,小弟就爱一个猛扑过去八爪鱼一样扒在老岳身上,木子洋路过也能搂着他肩膀搭个背抢个零食什么的。卜凡也能……就,兄弟一样,抱一下他哥哥,有时候时机到了能全方位胸膛靠后背的搂一下,他一整天就都跟开了光似的活蹦乱跳有恃无恐。

录音录累了岳岳也把头靠他肩上,他们也就着对方的手吃东西,……总之,他们是可以亲密的,但是卜凡觉着自己对老岳来说,不算特殊。

你看,小弟对洋哥就很特殊。


沮丧的卜凡脚尖把垃圾桶踩开,吸最后一口酸奶,准备来个0.3米投篮。说时迟那时快,于帅的声音背后灵一样窜出来,他一回头,还看见一个大镜头怼着自己:“又偷吃!”

一秒龟怂的凡子僵硬地赔笑,“哥,帅,帅哥,于哥,”他小碎步往后退,一边赶紧呼唤挡风遮雨的队长,“救我!哥哥!”

老岳从乐器室跑出来,吉他还背身上,直接挡在镜头前边:“干嘛?你干嘛呢老于?你把相机放下,至于吗,明天还走不走了,叫我们罢录啊?”

 

后来博文导视频的时候,发现一个剪不进片子里的名场面。他叫公司几号人一起围观鉴别,看老岳冲出来把凡子往后拉的时候,日天日地的192男模盯着他队长挪都挪不开的眼神,是不是少女过分了的含情脉脉。

(是。)                

 

7. 


第二天他们去机场,四个人都没睡醒。前一天晚上小弟可高兴了,第一次出国,三个哥哥轮番跟他讲国外什么样儿,最后成了哥哥们追忆峥嵘往昔的夜谈会,四个人挤在卧室的大床上,最后都困成什么了,被子不够他们长手长脚的盖,卜凡把岳岳整个环在怀里,睡的时候嘴角都带笑。

于帅拽着四个东倒西歪的男孩儿在机场办托运。他们站的地方人多,正巧还好像是有个大明星到还是怎么的,机场在短暂的奇异的安静之后,突然轰动了。小于“哎哎哎”着把他们四个数齐了往角落拉,还是没拦住一群女孩儿叫着吵着从他们侧边冲出来要往某个方向奔。卜凡生人勿近的脸这时候发挥了作用,拧着眉毛,两只长胳膊一张,把三个队友护到后头。

没被圈在爱的抱抱里的于经纪人·化妆师·总监在兵荒马乱里摔了手机。

灵超揪着木子洋的衣服后摆小声笑,说凡哥像老母鸡护食,也跟岳岳妈妈似的。

卜凡回头,骄傲地一挺脖子:“叫爸爸?”

木子洋一个手刀砍他后颈上,哈士奇嗷着往前跑差点给自己的大长腿绊倒,岳岳眼疾手快拉住他,拽回来又雷大雨小地假模假样打他后背,一边问:“错了吗,错了吗你?啊?还出息了你,还叫爸爸,错没错?”

 

进了海关,找个登机口附近的座位,他们就一个挨一个的倒了。睡是睡不着,胡乱聊聊天儿,当消遣时间。

“我们将来也会有粉丝的吧?”弟弟问完,趴在座位上亮晶晶抬眼,期冀地看向他洋哥。

“有,有。”木子洋眼睛追着他衣兜里摇摇欲坠的护照,最后还是一把把小弟揽过来,抽出暗红本本,和自己的一块儿拿在手里。

队长在旁边听见了:“我们超儿将来那是,红遍南北,风靡老少,男女通吃,是不是儿子,那肯定到处都是粉丝,哎妈妈粉你知道吗儿子?”

灵超若有所思:“洋哥你是我什么粉?”

木子洋低着头笑:“什么粉…酸辣粉。”

“不行不行!我不喜欢吃酸辣粉!你想个别的。”

“牛肉粉,米粉?我饿了———哎小弟”,大模最会四两拨千金,“我们去那边儿看看他们超市卖什么行不行,看他们卖糖吗,走小弟。”

十六岁的男孩子太好拐,呱唧呱唧就跟着跑了,两个人的手还粘粘糊糊挽一起,岳明辉一脸老母亲的笑目送他俩穿越人群,目光最后才落到已经盯着他看了挺久的卜凡脸上。


卜凡眼睛迅速滴溜溜地转走,又转回来,碰了一眼,又转走。


岳岳挑眉:“凡子,你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儿了?”

缩着肩的卜凡装得可好了:“啊?什么坏事?我没干什么坏事啊我,你——你是不是老想着我,你老觉着我干了什么事了我了。”

队长一眼看穿他的委屈三连发,可是从头扫到脚没看出哪里不对,象征性在他胳膊上捶一下当惩罚了。

卜凡乐呵呵受着,抬抬肩膀,给他哥哥靠。

岳明辉叹口气说,真是年纪大了,熬不了夜了,体力不行,腰也不好。

卜凡忙接:“我腰好!”

岳岳:?

卜凡慌张:“不是,我是说,哥哥,你不老!”



tbc

评论(13)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