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卜岳 | 海归男神是我哒(下)

上文:

卜岳 | 海归男神是我哒(上)

卜岳 | 海归男神是我哒(中)


预警:本篇有情爱描写。

(时间线乱造,ooc…尽力了,但还是有的。记得看上文哦。)



7. 


韩国的梦幻且贫穷的旅程有很多正面作用,比如,小弟开始对木子洋全面散发独一份儿的崇拜和爱的光芒了,比如,卜凡想泡岳明辉的心终于日月昭昭了。

日月昭昭是因为,生活过甜蜜了的木子洋实在看不下去苦哈哈的凡子,决定帮他一把。

在回程的飞机上,木子洋挪到岳岳旁边,斜着眼,掐一把队长胳膊:“够没够?”

岳明辉装傻:“什么意思?”

男模也是个人精:“你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看凡子快给你迷得晕头转向了,你还不拿下我报警了啊。”

根正苗红德智体美的腐国学霸这时候的坏笑才是真正的小恶魔,露颗小虎牙出来,瞥一眼过道那边睡得歪七扭八的大高个,“这才哪到哪啊。”

 

论智商,谁也高不过走一步想三步的白菜兔兔丸队长。

木子洋后来跟小弟复盘卜凡追岳岳妈妈的过程,灵超瞪圆眼睛不敢相信。其实木子洋也是在去韩国的前一天晚上才发现老岳对凡子的心的,兄弟四个挤一张床聊天聊睡了嘛,小弟睡觉不老实,木子洋基本没睡着,全程箍着小弟别让他翻下床去。天快亮的时候,迷迷瞪瞪休息了一阵子,他突然模糊地听见老岳小声叫,“凡子?”

他半睁开眼,看见背对自己的老岳在凡子怀里,仰着头,好像在检查卜凡是不是睡熟了。

他刚想开口,问老岳叫人干嘛,就被下一个动作吓得整个人全醒了。

他们队长稍微撑起上半身,拇指在卜凡嘴唇上摩挲了几下,然后,把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这什么台湾少女偶像剧剧情啊!!!木子洋差点儿尖叫出来,手臂不自觉地用劲儿,勒得小弟在睡梦里咳嗽一声。岳岳警惕地回头,正好跟木子洋对上眼。

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冷静地把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朝他眨了眨右眼,指指门外。

木子洋心里已经在为凡子奏起感动中国的bgm了,他把小弟从自己身上扒下来,跟着老岳去了客厅。

岳明辉自己倒了杯水,又给他倒了一杯。

“洋洋什么时候知道的?”

木子洋心里打鼓,说话都哑:“刚刚。”

“再编。”

木子洋恨不得含泪控诉,“我真是刚刚!!我以前就以为你对凡子应该也有点儿好感,我还鼓励凡子追你呢,老岳!真没想到你是这种老岳!!”

岳明辉点头:“是,我知道他追我。”

木子洋嘴里咬着杯沿防止自己喊出声,“什么时候知道的?”

“也没几天。博文告诉我的。”

木子洋又要炸,“老岳你情商也是低到不行了我看。凡子都多明显了,都恨不得把自己脑袋挂你腰上了——”

“哎等等,”岳岳笑,“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吗。”

木子洋表情惊恐。

“就见他第一眼。”

 

他岳明辉不是那种不能细水长流的人。

其实这个事儿就是巧了。他一开始喜欢凡子的时候,以为凡子是直的。——当然可能凡子也就是直的。和凡子的喜欢不一样,岳明辉在那个刚回国的、用大量训练来麻醉自己、尽力不去想自己迷茫前途的夏天,低沉地把一种幼稚的暗恋压在心里,靠最后一点儿对梦想的坚持挨日子。


凡子是个特好的男孩儿。属于外表和内心都出众的那种。岳明辉也算是外貌协会的,虽然他自己也说喜欢心灵美,可没办法,潜意识就喜欢这种三刀两笔雕刻出来的浓眉大眼,喜欢比他还高的个儿,也喜欢和这种外表反差的可爱内心。拉着行李箱走出地铁口看见凡子的那个下午,他脑子里比所有赞叹更先冒出来的就是郭德纲那句:“这不巧了吗这不是。”

“这不巧了吗这不是。

“您出去得早,我回来的晚,咱们不得拜的街坊——”

 

岳明辉内心是个极内敛的人了。具体就表现在,没脾气,喝不醉,不谈过去。木子洋和磊子一开始爱逗他聊天,后来俩孩子就发现这的确不是个普通人。岳明辉的内心非常深沉,藏事儿是绝对藏得住的。藏感情也是。他有一万种隐蔽自己的理由,即使遇上什么事儿都下意识叫“凡子”,即使自己都没察觉地一直在拒绝相信凡子对他与众不同是基于喜欢他,总之他心里想得非常简单:老大不小了,有点儿责任感,谁不是来追梦的呢,是吧,别祸害人家。

直到博文那天和爽姐严肃兮兮地把他叫过去,给他看一个加密的视频,是相机忘关了,录卜凡在练习室自言自语。

“哥哥,大河向东流啊,你跟不跟我走。

“老岳,车到山前必有路,路走多了撞上树。

“岳哥,yo,yo,想做你的大树,yo

“不行,这个flow有点不大对啊。

“哥哥,你#$%&*

“26号男嘉宾岳明辉,我为你而来!

“哥哥,我,瀚我的心,都喜欢你!

“岳明辉。

“老岳,岳哥。

“哥哥,你愿意跟我处对象吗。”

傻了吧唧的。

爽姐面色沉重,“我们考虑过到底要不要跟你说。但是博文说你承受得住。毕竟你也算是,年龄在这儿,经历过世事了,知道怎么处理,是吧。”

岳岳点头。

爽姐:“你别伤他的心。”

岳岳坦然:“伤不了。”

 

在被行李箱和困意包围的出发早晨,木子洋跟他聊了俩小时,差点儿把自己聊抑郁了,又因为这个即将到来的美好结局跃跃欲试起来。卧室里灵超有小小的轻声的鼻鼾,应该是睡姿不对,木子洋暂停了一下,走过去,把枕头给他垫头下面。

回到客厅,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心虚,问,“老岳,你怪我祸害你儿子吗。”

岳明辉差点儿笑了:“你别嘚瑟。我儿子先祸害的你!洋洋,你别乱想了,咱俩情况不一样。你就栽他手上了,别惦记了。”

木子洋指指卧室,“那你俩现在?”

“他自己跳进来的……”岳岳一耸肩:“他就该栽我手上了。”

 


8.

 

队长生日就在他们从韩国回来之后不久。卜凡开始策划神秘surprise那几天,几乎把“喜欢”俩字儿写在额头上,感染得全公司上下都喜气洋洋的。木子洋拒绝拉着小弟入股蛋糕惊喜,“这是你们俩的事儿,以后想起来也是你们俩的回忆对不对”,卜凡不吃这一套,一边选着网上的图片儿,一边儿理直气壮埋怨:“抠!”

惊喜是很顺利的,一切都很顺利。他们关着灯给老岳唱乱七八糟什么破歌的时候,他都看见老岳眼角有点儿泪花——要不是他捧着蛋糕他就亲过去了。

其实亲也是亲到了的,他们在气球底下合影,木子洋带头啵儿了一口,卜凡侧头看他哥哥,也亲着脸了。他们吃完蛋糕回宿舍路上,老岳开心得有点儿没边,逮着小弟要亲额头,小弟就躲,追追逐逐大半路,最后木子洋把小弟拦身后,“老岳,你最近思想有点儿危险啊。”他话里有话,“今天晚上小弟跟我睡。我们睡客厅。”

灵超眨巴眼睛:“那不用吧?”

岳明辉走在最前头,说话声音有点儿飘:“你行啊洋洋。”

木子洋捂着灵超的嘴:“走吧小弟,洋哥带你逛个超市再回去。凡子你陪老岳?”

卜凡却有点闷闷不乐:“啊。”

 

剩下的半路,两个人几乎没什么话。一个在前边走,一个在后边跟着,卜凡好几次想聊点儿什么,都没聊起来。

到家了,岳明辉把卧室门一推,准备开灯,“凡子你来吗?”

卜凡站在洗手间门口不知道摸啥,找了半天,找出个打火机,一点儿小火苗在黑暗里亮起来。

“哥哥,生日快乐。”

 

火苗很快就灭了,卜凡走进卧室,站到他面前,岳明辉这才发现他真的比自己高挺多,站直了的时候更甚。

“哥哥,”暗处的人比较好张口,似乎黑夜能掩盖什么半真半假的玩笑似的:“刚才路上你是不是特想亲小弟啊。”

“闹着玩儿的。”岳明辉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睛清亮得彻底,“那是弟弟。”

“那我也是弟弟。”卜凡有点无理取闹,“那你也得亲我。”




下文内容走链接。

图链



-




祝卜岳越来越好。祝坤音的孩子越来越好,他们值得远大辉煌的前程。

评论(47)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