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他的心思没有源头。为什么一定要刨根究底?对原因的执着让他看起来顾虑重重,热烈又急切的情绪压抑着渴望安抚和温存。
手指在书的背面敲了又敲。
那个人穿着卫衣对着镜子跳舞,帅气、可爱,但有时卡不对拍。他拍拍屁股站起来,抱住他的腰从后面突袭,早就在镜子里看到他过来的哥哥只能无奈地笑笑,头发扎起来的一个团随着他扑过来的动作一颤一翘。
他孩子气的心骄傲得砰砰直跳。
哥哥转过身来抱住他,背景音乐太大声,他眼神还是柔软的,语气不明,“瘦了,太瘦了宝贝儿,抱起来都硌手。”
他去问洋哥这是什么意思,洋哥想了半天说就是让你吃胖点的意思——还能有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漫无边际的模糊让他听到耳朵里的每句话都有一万种可能。


他是神的礼物里最无拘无束的那一个,他值得远离所有感情里的负面因素:那些因事先期望过高而产生的失望、寂寞和空虚。
他的世界不会定义过于泛滥的感情。他抱着毛绒玩具挤进那个哥哥的怀里,瞪给凡哥的眼神仿佛故意暴露他无从掩饰的占有欲。凡哥笑了笑,很快把搭在他腿上的手拿开。
赢了,他躺赢。
要再长高,吃多一点,要锻炼,到用手臂禁锢住哥哥躲不开的程度。这些乱七八糟的欲望迅速编织进真正属于成年人的幻梦,他从那个怀里看上去,盯着哥哥漂亮的嘴唇。
他倾慕的时光是冒冒失失、跌跌绊绊的必经历程,总要有这么一个时刻,他一个人怀着骚动不安的感情,心急火燎地,在这条路上狂奔。



小弟
阿姨对不起你
知道你还没成年,“但是”
……
登月计划,好想……
阿姨是个坏阿姨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