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文评 | 写给《这和》

评一下 @免庖丁 老师的《这和》。(这篇拖了好久!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喜欢写文评多过写文。在好的作者的文章里像寻宝一样探究细节和发现bug是很过瘾的一件事,同时也能让产出者以类似走捷径的方式汲取营养。

在写之前的卜岳和其他cp推文链接时,我无数次强调自己吃同人还是比较挑的,而且挑得非常古怪,有一些「剧情文笔再TM牛逼」也吃不下的东西,入了新坑之后发现这个毛病越来越尖锐,搞得我现在,前所未有的,屏蔽名单里作者名字能凑两桌麻将(据说这个数还蛮少的……?

就吃cp来说,好文是珍贵的,特别是那种能够让你深究人物性格的文章。虽然庖丁老师自己说这篇ooc,但其实我在看到大约第四章的时候,就把「给它写文评」这件事写到to-do-list里了。当时庖丁老师还没有找我写黄番(。引起我注意的是Pinkray,一会儿我们讲讲他。

说起来,被动咒之日那个番应该是我写过最长的番外(而且还是np的黄文!我怎么了!),在写它的期间收获了超多快乐,不仅有每天早晨醒来听见庖丁老师在陆地那边尖叫“好辣”这种积极反馈,还有对奇幻世界观的各种新认知。我好服气,我一个连哈利波特暮光之城都没看过的纯种麻瓜,在写黄番的时候都能编出“香风雀”和“错形雨”这种不存在又似乎合理的东西,可见前期科普功不可没!(当然马蹄太太的两篇奇幻也助力好多,我捂着心口把庖丁老师推荐给我的马蹄太太撒向人间千万家,那是真正的瑰宝,写的故事有趣到让人笑出声,剧情诡异还合理!(马蹄太太主页点这儿

 

讲正题,谈到塑造角色这回事,饺子女士说,Pinkray这个角色直到最后一场大战在真正完成,我觉得这话是对的,反正作者本人也那么承认了(。

故事一开始,受被动咒和封魔咒禁锢的失去法力的法师在被绑架的那几章里是非常冷静和逆来顺受的,虽然是两个咒的作用,但其实也一贯符合原型的表面性格。但闪闪发光的可爱之处是他在那么糟糕的情况下也没有把有趣丢掉!在面对第一次见面的“绑架者”时主动要求搞个假叫床掩盖他们的犯罪真相那段儿,……我当时现实中笑出声,然后静默地想一本正经开黄腔的队长的样子(。

其实前几章里我完全没有被动咒的概念,看到一些奇怪的词,比如,“不由自主朝…走去”或“把自己扔在床上”这种无奈的表达,还不知道该往哪方面的剧情去嵌。被剧透之后再看一遍简直处处是线索,觉得自己笨得可以用脑壳开核桃。

Pinkray这个大男主挺不好琢磨的。首先不能忽略他作为业务能力非常高强的法师的身份,不仅如此,实际上他是个懂得谋略、但如果没必要去用也不会没事找事的性格。就是,挺佛的,但想妖也妖得起来。我能想象到他做的“出格事”很少,收养DiDi算一个,被迫杀了独角兽也算,之后他从大宗师那儿积郁已久的委屈一直存在着,直到这一切完全爆发在最后的大战里。他心中的猛兽终于释放一次……这时候才发现“巫魔”这个身份有多适合他,一个没有心脏的、主动用理性禁锢自己的多情者,一个在自己冷漠本质上搭建善良、用理性去制服内心某种躁动的人。无事天下太平,生气起来也不惜代价(我们岳岳砸香水瓶还是惜一下代价的。于此并列的是对DiDi的保护心,和毫不羞涩地对Kwin和Katto表达依赖,这些不矛盾,只是复杂,说明他是可以习惯接受和释放爱的,他与单纯冷静理性暴虐有很大差别,即使不堕落为巫魔,也成不了大宗师的。

复杂甚至有对立面的内在是搞rps的一大珍宝(。因为可挖掘的东西和可能存在的合理性非常多。队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目前已经表现出来的自己就是多面而迷人的,他几乎与“人设”是个反义词。能在一篇故事里看到“他”真的不容易,不是说套上名字、把人写软一点儿就是岳明辉了!所以这个多面心机法师我真的爱。

在写黄番的时候第一笔就想搞卜岳,所以研究了一下卜岳的感情线,遗憾的是这条线没有很明显的发展历程——当然,如果我们把它看成卜岳向的连载,那么这就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前雇佣兵秉承收钱办事的原则从见色起意(咳)到通过被迫组队共患难途中爱上自己雇主的故事。

番外里Katto是被魅魔的体液催情才与Pinky发生关系的,但他和Pinky在相处时其实是个求偶历程(。我很喜欢的是,Katto在这篇里有独立的、比较完整的人格,不是什么被标签化的傻大个儿或者忠犬攻,而是有责任心、有实战技巧甚至很强共情能力的战士。被卜岳触动到的一点是,即使在法师沦为喝血怪兽的那集,觝狼也没有放弃他,而且还猎了只小鹿给他喝!这不是爱情是什么,难道是契约精神吗!……日哦搞不好还就是。但是我不会承认的!

我们因为前文的铺垫能够彻底相信他在最后大战核源空间里那番真情流露的劝说和胸口塞大石都是出于责任和友爱(or有爱),这不是人设敲定的,是他的原型和故事里的经历本来就展现如此:这是我毫不吝啬地表达我对《这和》喜爱的原因之一,每个人物的每一面都是有迹可循的,而非简单一句设定或者根本就片面化人物:“他是个XXX的人”。To be honest我觉得这在KY任何一个tag里都挺少见的……

 

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发现这一点:故事里负责推进剧情节点往往是Kwin。二刷的时候发现一些关键信息都是他带出来的,例如开头去找雇佣兵、之后告诉法师DiDi要来、后来与DiDi合作、甚至发现法师要自爆的信息。他是故事里最了解Pinky的人,毕竟与他朝夕相处缠绵悱恻咳咳,所以他的行动路线有一种负责为Pinky圆满剧情还不突兀的感觉。

庖丁老师正在写的这个魅魔番外也很有意思,Kwin从“喜欢漂亮的”到发现他对自己的尊重后开始为他用心思,一步一步等进度条加满,恰到好处地让他自己献身。Kwin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物,他法力很高、洞悉世事,混乱邪恶到对整个大陆都焚为焦土都不在乎——只是有一个例外,他想要留住辉月塔。结合身世来源去想,我觉得他内心是依赖Pinky的,是个在寻找归属感的深渊魔。

所以洋岳走的是老夫老妻线,几乎是水到渠成的,无论理解为日久生情还是日,久,生,情。魅魔可以在契约失效后隐姓埋名流浪的两年里放弃他应该得到的自由,天南海北把法师找回来并心甘情愿继续帮他做事,嘴上说着要喂饱我,其实明明是自己在付出嘛。Kwin是一个正文戏份不算很多、但其实一直在背后忙来忙去的正室了(。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在他回忆辉月塔的时候被触动到,特别是那把别人坐上去会像石头一样的椅子,他在塔里是多任性、多么“做自己”都会被Pinky包容的,我只能对他们说出好配二字!这样的魅魔怎么会舍得毁掉那座塔呀,舍不得的!

 

唉我的精灵宝贝儿我好不想写,灵岳我为之付出好多(包括眼泪,我觉得我需要索赔一下:)。我是眼睁睁看着密境森林前后变化的创作过程的,深知那个虐就是剧情需要,还是心疼着了。我们无忧无虑却一夜长大的DiDi与他老师有共同之处:非常心机,但不爱动用这个心机。其实我有点想看法师走后的DiDi那两年,从醒来找不到Pinky到被大宗师叫过去威逼利诱欺骗,他得感受到多大的背叛感,得用多么坚定的心去克服它,才能在见到Pinky的时候即使毫不留情地打伤他,也理性地惦记着这是要证实自己的猜想、试探大宗师在乎的是不是他的心脏……到后来完全没犹豫地站在他这一边。灵岳是真的养成系!!他们的回忆应当是分别两年支撑住DiDi的唯一的东西。Pinky一定是把心掏给过他,才换来他完全的信任和依赖吧……

另外有很吸引人的一点:他们的相处方式好棒,DiDi成绩单很差那次,Pinky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反过去问,“那、那怎么办吧?”我整个被萌到捂心口。带孩子日常可以再来三百集!(这句我认真的。大概在沉重大框架下的一点点日常都会让人觉得温暖生动…这是庖丁老师聪明的一点,写起来也游刃有余似的,我好服。

总之,没人保护的DiDi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小法师,绝不会把感性流露于人前,小孩子穿大人衣服是要被笑的,所以他的腰板就挺得更直一些。他在娼馆与迪鲁的那段儿我很喜欢,他的行为是带着理性目的的任性,我~好~迷!这个弟弟是我心里的弟弟。番外里喂药那儿气急败坏听不得岳妈妈讲以前的事儿也可爱!


这么看下来,一开始我站卜岳,后来疯狂站灵岳,再后来我已经撒手不管爱谁谁只请你们四个永生永世胡乱相爱谢谢。


除此之外!我觉得大宗师这个人物塑造得好有趣……曾经是少年天才、屠龙强者、政治家,野心极强,也有能力,在我心里大概是阿伽门农那样的形象。他的堕落是被权力引诱的堕落,他维护白光塔的运转实际上是维护自己的荣耀,这个荣耀蒙蔽了他的眼睛,使用深渊法器等于向魔鬼交出了灵魂。他的疯狂大概是原本就存在的,就像少年时期应该也是征战杀伐、痴迷成功,而权力在手时,一心想的就是扩张它,实现自己操控世界的目的。啊!独裁政体在任何一个世界观中都是注定失败的(为什么开始聊这个。

我相信大宗师对Pinky是有感情的,那种感情更像控制欲,这也表现在他一直在找Pinkray的弱点,即使他说“亡灵法术只能由Pinkray继承”,但只要他活着一天,圣白议会一定在他的手心里,而逆他而行、甚至哪怕对他隐瞒都是一种值得严惩的罪,就像DiDi的圣裔身份。

大宗师的死算是万众所归了,他一生都在追求权力、荣光、名留青史,那么这些他都得到了,或得到过。在他眼里Pinkray背叛了他,可是他早就背叛了作为一名法师应该有的自我约束和身份信念,最后能被剥成宝石都算个成全了。他就是为魔戒沉沦的故事本身!我为什么越写越激动。

 

其实我大概是从后半部分开始,特地开了企鹅号去围观庖丁老师和饺子老师的讨论的。奇幻设定好难啃,我一般只有搬着小板凳在旁边听的份,看他们一点点把剧情逻辑捋出来,再变成一章一章文字。番外卡文的时候我也扔进去讨论,灵洋和灵岳都是我们瞎聊出来的,新一篇卜岳番外也是,庖丁老师给我丢“尾巴”“软fufu的耳朵尖”,我啊啊啊啊啊然后去写文(。

所以对我——这样一个前期云里雾里后期被拼命剧透的围观者来说,整篇故事更像一个推理剧情,是引导读者发现真相的过程。虽然说最后一场大战超级好看,但我起鸡皮疙瘩的是巫魔堕落的缘由那章,独角兽死后他走出森林,那种末日临境的绝望感,对比前面所有剧情故意引导的pinkray堕落原因的错觉,真的让人头皮发麻。


完结之后庖丁老师在微博说,没想到第一篇完结的奇幻竟然是个rps同人!而我N刷之后心里想,幸亏也是oner四个真实又迥异的人物,才让作者把主角之间的化学反应写得微妙又复杂。就算是巧了叭,作者遇上引起自己创作欲望的爱豆;这个坑有了篇这样的故事。多么美好的碰撞呀。


当然,作为读者,只觉得非常、非常幸运。而现在的心情是…想快点看到喂饱下篇,又不想很快跟这篇告别。 


周末~快乐。

评论(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