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


ALPHA分享指南



满地打散的闪粉眼影铺出一场彩色刺眼光耀的混乱party来,他们的大卧室已经没有玻璃和瓷器了,却每次都能找到东西碎个彻底。空气以一种性感的流质状态爆开,火和烟的味道纠缠得喋喋不休,他四肢懒散地敞开自己搭在沙发上,信息素有一下没一下地收收放放。天花板上挂满问号,感叹号,交叠一起的问号和感叹号,世界像个突然断了电的风扇,惯性疲劳地又转又摇,从原来的轨道上慢悠悠地偏开,等待一个借口停下的最终契机。他时而觉得很饿,他转头去撒娇说你亲亲我——他们只有一个人吃这种手段,在他嚎第三遍之后总能送来一个无奈的亲吻,他揪着他的头发乱啃乱咬,气急败坏地喊妈妈你快给我给我给我给我给我,连程序上的猜丁壳他都不肯了,他理所应当地伸手夺掉最漂亮那只生蚝。

他不想被宠爱和给予了,他想要就自己张嘴要,他把反对意见也囫囵地吞吃下去,连那个人盛期玫瑰的信息素味道一起吸饱在每一次呼吸里。他知道如何降服这点慵懒的暴躁,他从宽肩的一边舔到另一边,绑住双手求他自己坐上来好歹动一动,他们湿透了两层床单他还没有下牙咬,起伏的雨意沉沉耷落下来丢出几声难听的脏话,他把水迹抹满他的腹肌,非要把牙印从颈子上刻过去、听到他难熬的哭声才算赢。

没有礼物的节日至少不要吝啬一句表白,七夕快乐~想生宝宝吗哥哥?他灵巧地躲开一次华而不实的拧耳朵,钻进哥哥臂弯里被心甘情愿地牢牢锁住。他的手在他身上才可以被填满,抓着握着揉着小声赞美着还虚张声势要他继续节食。他不开心哥哥新染的发色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摸上去也没了以前短茬茬的刺痒手感,他撅着嘴有底气地在他怀抱里胡作非为,不顾哥哥捏着他的脸警告还大咧咧嚷着这次一定要弄在里面彻底标记。


“那幅是什么呀?”

新家装修完,如果有人这么问,他只肯说他下单过三种油彩和大片帆布,没有画笔。



-

评论(20)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