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岳卜|一个操心姨姨的一天

就是操心的姨姨们的日常(。内容还是跟 @免庖丁  @饺子的锅 聊天来的!


-


 

陈姐把凡凡领过来的时候真是劾我一跳,那么高!人长得看起来凶得一个要死,眉毛不好好画,剃成一段一段的,头发还短得,两边都是青皮,我看拎个擀面杖都可以出去做打手啦!穿得倒是蛮正常的,一大只走进来坐在我们客厅小沙发上又鞠躬又问好,笑起来才看得不那么社会的。我看这个小伙子看得都忘了去倒茶,急急忙忙烧水的时候赶紧眯着眼睛打打字问旁边事务所的洋洋有空没有,有的话快一点来的,姨姨一个人应付不了的呀。


本来我们婚介所是要先填表、再上网匹配、人工筛筛选选,但是姨姨火眼金睛,一个人坐在那里哦姨姨就能看个八九不离十。我同陈姐嘀咕,说你们单位这个小男孩可真不得了,陈姐一拍大腿,是的哇!青岛人侬晓不得,他们北方就是个子高,她还说你别看长得凶神恶煞的,实际上性格好的嘞。我说我则刚度我才信你!老祖宗面相上怎么说的,你看他这个这个,浓眉直眼,印堂端正,天中丰隆,哎呀你别说,长得是挺俏的嘛……

洋洋给我回电话,说正好在楼下打牌,我刚挂断就听门铃响,那个青岛小哥正填表填得愁眉苦脸,我路过的时候偷偷看,就是那个托福雅思四六级证书那里。我说“不用为难、跳过去跳过去好啦”,他还咣当一声站起来给我鞠躬,吓得姨姨哦一个大冷颤。我站在门口同洋洋讲话,说你来就对了肯定是你的type!身高哦那得有一个一米九几两米的!洋洋切一声问我:又是打篮球的?我笑得唷,我说不是不是不是!

姨姨眼里人工智能配对的晓得伐,我上下扫一眼就知道谁搭谁的!洋洋的名字挂在我们介绍所两年了,以前也有高的,有钱的,有品位的,给他买车买包包、还有个老板现在过年过节还来送购物卡,我们洋洋就是看不上。别说洋洋,姨姨我都看不上。他以前填那个表格嘛,上头只有一句话说“要好看的”,我当时还没见到人,心想小伙子眼高于顶么,结果看见他就服气了!谁能降住我们洋洋哦?我拽着他进门,跟陈姐使眼色,就是这位咯!


你看这个化学反应就是不一样,我两边介绍的时候我们洋洋难得一见伸出去握了个手,我就知道这个事情呀肯定是能成的!陈姐给我比拇指哥。我说凡凡你那个表格还填不啦,不填也可以的,姨姨看看你的要求哦——哎呀,一米八,可以的可以的——北方口音,你说这是有多巧哦!哎这一行写的什么?凡凡你这个字吧也不是说不好看,姨姨呢可能最近有点花眼,来你看看,——噢,喜欢搞音乐的?

我两手一拍,洋洋你是不是会弹钢琴撒?姨姨记得哦……

一句话没讲完,洋洋直接把那个报名表抢过去了,我赶紧解释说我们洋洋性子呢,就是有一点点急,一点点。凡凡倒是看起来脾气又好又温和的,一点都不生气,还乖乖笑着说他小时候字没练好,哎哟我这心哦,我一看凡凡笑我就喜欢得不得了,还没喜欢完呢洋洋就把我扯到一边,说我再叫个哥们儿来掌掌眼行不行?

说到底姨姨心里不太适意的,这是看不上姨姨的眼光哇?我说这有什么可掌眼的,你哪个哥们眼光比姨姨好啦?他说就是那个岳明辉呀,弹吉他那个,好像也没有正经工作,倒是一把闲钱,洋洋租他家房子,以前还跟我抱怨那个岳什么的整天把他衣服穿走掉了。也是单身,我以前说你倒是介绍到我这里来呀,结果去年年底冲业绩的时候真的给姨姨领来了,但只把钱交了,表格到现在还没填,我还有点心里过不去的。我一听是他,就点头了。我心想现在小娃娃可能就爱这样,看中什么男人还要闺蜜来一起挑挑的。我跟陈姐说这回事,陈姐指指表说那她先走啦,单位事情不少,我说你放心!凡凡明天上班肯定给你带好消息的!


我去二楼切水果,留他们两个在下面沙发上坐坐聊聊。聊得特别好,我都能听见底下笑得要掀屋顶,哎唷,姨姨没有别的打算,就是看小年轻谈恋爱自己心里甜的唷。门铃响的时候洋洋在底下喊我去开啦!我也喊回去,我说好的哇你开哇,结果看凡凡从楼梯那边冒头过来,问要帮忙吗?我赶快摆手,凡凡说叫我去歇歇他来切,我没拦得住,看他那个刀哦使得怪熟练的,我问凡凡你会烧饭呀?他说会的,说在家就常做海鲜,来这儿之后也是一个人买菜做饭吃。我捂着心口想洋洋这回可占便宜咯!

下楼一抬头,哗,三个一米八几九几的男孩子挡得我光都看不见了,那个岳明辉平常看着也很高的,这么一站就显得蛮小一只。齐刷刷的漂亮boy是好看的,但我觉得这个气场,就是有一点,哎怎么港,有一点奇怪,我看凡凡端着果盘脸唰地红了,洋洋倒是抱着胳膊看好戏一样的。我赶紧招呼他们坐下,我说大家不要拘束啦,这个岳…岳岳呢,也算是来帮洋洋的忙啦。我给洋洋递眼色,他好不懂事的自己拿起一块苹果就啃,口齿不清地介绍岳岳说,“我哥,搞音乐的,自己写rap,每周六有个固定演出。”我心想你介绍这个干嘛,我赶快给他补上,说“对哇,而我们洋洋是有固定工作的……”

没说完洋洋还瞪我一眼。我心想你瞪什么瞪!你会不会勾男人的!结果我看凡凡也不说话了,就一个大红脸低着头嗯嗯嗯的。我赶快又说,凡凡是海边长大的是不是凡凡,姨姨看你这个表格里写喜欢跑步、游泳、还当过模特,唉唷……

洋洋截住话,“我哥就不会游泳。”

我????我想你是自己来相还是给小姐妹来相哇!结果那个岳明辉也不会看人脸色的,笑眯眯歪一歪头说,“那你改天带哥哥学游泳啊。”

我觉得我算是插不上话了。现在年轻人这是什么路子吗!我还在挠心挠肝要帮洋洋说句话,就听凡凡结结巴巴地捏着自己膝盖低着头说,“行……嗯,那个,行,哥哥。”

我左瞥一眼,右瞥一眼,就觉得凡凡不对劲,甜甜的乖乖的咧着嘴巴露齿笑,一口一个哥哥的叫,说完耳朵还红彤彤的。我又想这是不是相当于见丈母娘啦,可以的,见丈母娘是肯定放不开的。我又去给岳岳倒水,倒完回来一看小沙发上挤了两个人,那个岳明辉正拽着凡凡衣服上一个英文的丝带讲什么,凡凡手都搭到他大腿上去了!我看洋洋,他好像一点都不介意的,看我端水还站起来说谢谢姨姨。我小声嘱咐说你快讲两句话嘛!他看看他俩又看看我,说没事儿,我说什么没事!哪里没事!你看看那个氛围!

洋洋就推我坐旁边,自己应付公事一样懒懒散散地问卜凡你干什么工作的平常周末怎么过呀家里几口人要在这个城市待多久呀。凡凡倒是很有耐心,一样样答,我看他怎么都顺眼的,就是那个岳明辉贴他太近了,姨姨也只能装瞎。但讲老实话哦岳岳条件也是不错的,家里好像是什么搞房地产的,而且长得温温顺顺,小虎牙又可爱,讲话嗓子里咕噜咕噜的,我看特别适合当个老师啦、心理咨询师什么的。我在脑子里的小本本上翻,记得是有几个小伙子特别爱这样的型,哎呀不然改天给岳岳也牵一牵呢,不能让人家白交那个钞票嘛……

 

我想是想得跑了神了,可耳朵里也听着,他们三个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最后都没怎么聊洋洋的!姨姨只能坐在旁边一日三省吾身,想了半天最后说服自己是我们洋洋太害羞了不想讲自己罢辽。代沟!唉,人老了!送走他们我还拉个小板凳自己记日记,今日心得,拉闺蜜来相亲的哦,可能真的是那种那种,外热内冷的性格,就是特别羞涩的一句都不肯讲讲自己…写到这里又觉得太不像我们洋洋了。

差不多那天晚上十一点吧,敷完面膜要睡的时候洋洋给我发微信,说谢谢姨姨!!好几个感叹号然后是红包转账。我一个激动就从床上跳起来了,我赶紧打电话说是不是成了呀!洋洋说成了!我说哎呀呀呀呀呀没人比姨姨更替你高兴的啦!洋洋说你替我高兴干嘛?我愣了一下说不是你和凡凡成了吗?他说没有啊,是岳岳。我气得一个boom沙卡拉卡,我说你姐妹抢你男人?!他说什么呀,本来就是给他俩相——他还说谁是我姐妹!你这个姨姨真的眼不灵的,那就是我哥。我瞪着眼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说行了,挂了吧,我明天还得早起跟卜凡做美容spa去呢。姨姨晚安!

 

 

李振洋,姨姨怎么晚安呐!姨姨晚安不了啦,姨姨纵横婚介三十年什么时候走过眼哇!!

 




评论(51)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