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原

一篇麒灵

彩蛋。请大声朗读:这个扯淡的配对被施了法,只有读过双岳才可以看噢。没看过的去找找,做完预警题再说呢。


-


岳洋求婚的游轮是德云社演出的那个。德国的船,爱把大厅叫Saal,所有人见面都约:“什么时候去那个萨儿?”开演前岳明辉拉着昏昏欲睡的木子洋想去准备间聊几句,掀开帘子就瞧见灵超满脸通红往外跑,嘴唇上梅子色的唇膏缺一块少一块的,露出来的地方都发白。木子洋拽住他问嘛去?走跟哥哥见见郭老师。谁知道他猛地跳起来挣开一连串儿说不不不不,跑了两步又回来,刚下了决心似的昂首挺胸抬下巴:…算了,管他呢,见就见!

最后也没见到。镜子前头他们被严丝合缝地围住要签名,岳明辉鞠着躬“不是您才是我老师呢”“您老师您老师”,这么给各位爷恨不得一大家子名都签完了,抬头见着小郭老师一脸春色笑眼盈盈捧着东西走过来,刚剪的短刘海儿好像有点儿乱。岳明辉说哎呀少东家来啦,那边儿郭麒麟摇头笑说不敢不敢,一身深棕的大褂,说您来就行,您费心了,笑眯眯的眼睛往他们身后扫。木子洋回头一看灵超藏在他后面腮帮子鼓鼓的生气样儿,来回一遭心里有数了,岳明辉还说郭少您那嘴上是吃什么…木子洋赶紧拉他一把。

小郭老师手里拿了一件衣服,掩着说脏了,一边儿还问那是哪位,就藏您后头那个?

超儿怎么不打招呼呐?岳明辉伸手把儿子拽过来说年龄小,害羞,哎您应该见过他,今年刚演了那个……

嗳,就是内个文艺片儿嘛!小郭老师凑近了矮身开玩笑,说就是我原来是奔人女明星去看的。灵超抿着嘴一声哼,木子洋快憋不住笑了,赶紧问郭老师方便吗?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见着他。郭麒麟想了想说应该还没来后台呢,又寒暄两句,调侃说您诸位这身高,啧,咱也就见这一回了,岳明辉给他逗得不行,就灵超在一边冷冷来句可不是吗!郭麒麟没听见似的:今年地方台春晚您上吗?哎,那咱们回头又见了。咱加微信了吗?哦加了加了。那个灵老师上吗?

灵老师努着嘴底气十足说上啊!不只那个,还上别的呢。小郭老师职业捧哏:哎别,您这我可吃不消!灵超想了下才反应过来,刚下去的脸红就又上来了。

岳明辉也觉出来气氛不对,出来才跟木子洋讨论孩子怎么啦,阴阳怪气的,木子洋笑而不语。他侧身拉着弟弟小声问见家长啦?灵超怒瞪他一眼:你有毒吧?!木子洋笑说行行行,拍着孩子后背低声一句:你去我们房里找我那蓝色的化妆包。里头有新的。灵超头发都快炸起来了,咣当一声离了座转身就走,岳明辉正研究节目单呢,赶紧问怎么啦?木子洋说没事儿,小弟饿了。

他晚饭没吃呀?

那谁知道。木子洋把手塞他手里,戒指碰出个响儿,说孩子大啦,也到该饿的时候了。



-

垫场演完了灵超才匆忙忙回来,一句话也不跟木子洋说了,坐那儿嘟着嘴认真听。到郭麒麟上场是走怀旧范儿,又说《我的学生时代》,木子洋撇着笑总往灵超那边瞄,把小孩儿看得直想打人,威胁地盯回来好几次。中间儿到了我的女朋友叫什么这个哏,岳明辉弯下腰拿饮料,听见一个李铁锤,转头问洋洋说叫什么?不是诸葛钢铁吗?木子洋清清嗓子,字正腔圆说换人了,灵铁锤。

灵超:……把我的口罩往上拉一下。

评论(22)

热度(119)